安迷修一副见了马的样子

王者/凹凸/东方/ll等各种
最近吃信白/安雷/瑞金/all金
耶!!!

【云纲】短篇,笔文渣慎入

ps:①笔文渣要慎入    ②云雀性格可能有点崩【可能有些痴汉】 ※那么,食用愉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云雀好像喜欢上了这个整天群聚的小动物了。        每次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小动物都会紧贴着墙壁,看都不敢看他一眼,最多只有鞠躬叫一声[云雀学长]。        他这是在畏惧我么?        但是云雀不希望他怕着自己,躲着自己。他只想触碰他,摸一摸小动物的柔软粽发,再一把把他搂入怀里,闻闻他身上的气味,一口咬下他脖颈上的肌肤。哪怕是流出鲜血,他也会像品尝甜食那样一点点舔干净。        这种欲望在云雀心里开始萌发,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了。        “委员长,这是今天的文件。”草壁将文件交到云雀手里。云雀不屑地看了一眼[啧]了一声。草壁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直到他结果云雀改过的文件:“委员长,今天中午您想在哪里吃?”云雀起身,望向窗外的盛开的樱花树。“不吃了。”轻声落下一句,草壁愣了一下,即将离开。“等会,去把沢田纲吉叫过来。”云雀侧着脸对草壁淡淡地说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草壁出现了幻觉,万人之上的风纪委员长竟然在脸上扬起了一点点嘴角的弧度。         纲吉走在走廊上,回忆着刚才草壁前辈走进来告诉自己云雀前辈要见自己,然后狱寺又差点把炸药拿出来的时候。纲吉总感觉不妙。         [云雀前辈又要要杀自己了吗?呜——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         不知不觉来到了门口,纲吉咽了咽口水,轻轻敲了敲门。“进来。”门的那边的自己云守的声音,接着开门:“失礼了云雀学长。”纲吉看这背对着自己的云雀。“啊,沢田纲吉 进来吧。”“啊,是。”纲吉只走进了一小步,“请,请问,云雀前辈找我有事吗?”云雀看着纲吉,因为害怕而发抖的小动物,太紧张心跳地太快,脸上的红晕又多了几重。          纲吉扯着衣角,不敢直视云雀。太灼热了,好像云雀的目光已将他一览无遗。“呐,你过来,站到我面前。”纲吉[啊]了一句,刚想说为什么的时候又被云雀的眼神恶狠狠地塞了回去。          第一次离小动物那么近,他的心跳,他的气味,他一切的一切早已经唾手可得。云雀坐着拉过纲吉,纲吉还没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云雀怀里了,这是纲吉想都不敢想的事,也从来没有想过。          此时的纲吉正跨坐在云雀身上,正对着云雀。云雀的手已经不知不觉环上了纲吉的细腰,他害怕地抓住云雀肩上的外套,像只受惊了的小兔子一样。          “那,那个,云雀前辈....”纲吉抬起头直视着云雀,脸上写满了无辜和委屈。头被强行按回在怀里 纲吉有些不知所措。[云雀前辈到底要干嘛啊啊啊啊]云雀再一次望向了樱花树 怀里的小动物不安分地扭动着,云雀便搂的更紧了,怀里的人这才消停了。           两个人都默默地不说话,纲吉觉得超级可怕,为什么云雀前辈要搂着自己不说话,还有,在云雀前辈怀里好暖和~~想到这里,纲吉把头埋得更深了一点。云雀被怀里小动物的举动吓了一跳。           “纲吉.....”云雀唤着他的名字,“你喜欢樱花吗?我啊,很讨厌樱花,但它却长在我最喜欢的地方。呐,纲吉,下次樱花盛开的时候,我希望能和你一起....”视线有移回到怀里的小动物,[好像,睡着了...是因为太暖和的原因么]            云雀捧起纲吉的睡颜,“呐,沢田纲吉,如果我跟你求婚的话,你只能说,我愿意。”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