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子快回水

王者/凹凸/东方/ll等各种
最近吃信白/安雷/瑞金/all金
耶!!!

#信白#小段子

停服的时间都是用来睡觉的,对于韩信和李白这两个出场率较高的英雄来说。所以韩信昨晚特地叮嘱李白早上不要叫醒他。李白点点头心想,不叫醒你我自己去撩妹。所以第二天韩信满脸黑线站在窗前看着李白在家门口撩妹。

【大乔妹妹,让李某为你做一首诗吧】
【海水中沉默着被遗忘的名字,那里面就有你的】
【恩?大乔妹妹这是心悦李某吗】
【抱歉.......你是哪位】

于是韩信的气压比吵醒时更低了,出门把人扛了回来,将李白压在身下,扯了扯衣领。

【昨晚应该用一个简单粗暴的方式让你下不了床】
【重言.....冷静....哈哈.....这...这是个误会】
【李太白,这是你点的火】



【嗯哈.......他妈的......韩重言你慢点啊..........嗯........】




【姐姐你怎么在韩信和李白家门口?】
【我......忘了怎么回去了.......】

海水中沉默着被遗忘的名字,他们隶属于自作多情的泡沫。

#信白#限时活动的小段子

王者峡谷更新之后出现了修炼之路这个东西,于是到处挂起攒积分换英雄和皮肤的热潮。最令人深思的是,为什么封面是凤白和龙信???这难道又是官方的套路吗?

公告栏前围绕着一群人

凤白:我靠怎么不是我一个人霸封面了???
龙信:嗯?有我在太白不高兴吗?
凤白:你那不是废话吗,只有我才是峡谷的颜值扛把子。
【一把搂过李白有些纤细的腰板】
龙信:太白,说什么呢?
凤白:喂.......有人看着呢......
【用手抵住韩信胸前的盔甲】
龙信:那就让他们看个够吧。
【韩信用手按住李白的后脑勺,深深的吻下去】
凤白:别.......唔........好痛!
【咬破李白的嘴唇,韩信的嘴角往上扬着】
龙信:这是惩罚,太白。
凤白:什么?老子可没做对不起你的事!
龙信:谁叫你之前都和王昭君一起的。
凤白:我......我能怎么办......毕竟这套就是和她成对的嘛.......
龙信:我希望现在的你是.......狐狸啊.........
凤白:.....抱歉,现在我只能这样了........
【紧紧抱住李白,抚摸着银白的发丝】
凤白:重言.......
【温柔的吐息打在耳边】
龙信:李太白,你是我的。

三尺长剑,斩不断相思情愁。
爱恨痴狂,抵不过沧海一笑。

#信白#王者峡谷的某日常

第一人称李白
白龙x白凤

王者峡谷内
老子正刷这蓝爸爸,还剩一格血等会赶紧回去吧,别被那傻逼韩信逮住了。
想起上次老子打着打着暴君的,然后那傻逼就跳过来把我暴君抢了。
恩顺带还把我一起带走了。
然后我还被那群猪队友举报了!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于是我李太白在蓝爸爸面前发誓与他韩重言不共戴天。【微笑】

看着蓝爸爸还剩最后一点血的时候,一道紫光闪过来。
喵喵喵???什么情况???

“哟太白,这么快就回去了?”戏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妈的你又抢我蓝!!!”老子彻底炸毛了靠。
“嗯?今天怎么换了那件白鸡的衣服啊?”韩信一步步向我靠近。

喵喵喵?老子的新衣服明明是白凤白鸡是什么鬼???
想着自己残血的情况,我往后退。
真的不是我怂!这情况是真的很尴尬!真他妈想回泉水那。
看了看地图那,队友全在中路团着。
妈的怎么全上去了!

“你......你队友都在团着,你不去吗?”我试探的问一下他,用手抵住他胸前的盔甲,企图他会回去。

毕竟他正站在我面前,比我高一个头.......
当我想着怎么逃脱时他已经凑到我耳边了。
还撩了一下我的银发。

“太白就这么怕我吗?”他性感的低音炮响起。

卧槽老子耳朵瞬间红了!

“你......别......很痒啊........”我下意识抓住他的肩膀。

靠要不是老子残血,肯定教育教育你野区姓李!

他把脸移到我面前,
深邃的双眼盯着我看。

我以为他要亲我我赶紧闭上眼睛。

“太白.......你好可爱。”

#信白#李白女体梗【伪】

灵感来自某静临漫画
有孩子梗
菠萝面包神助攻

“喂喂,重言起来啦!”
“太白乖,别吵......我再睡会....”
“快点起来啦,孩子你先带着啊。”
韩重言听到这句话后吓得眼睛一睁。
只见李白前面抱着一个孩子后面背着一个孩子。
而且这两个孩子和韩信长得一模一样,只是缩小了。
“太......太白啊.....这什么情况啊!”
“喂韩重言,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这就是你两个儿子啊。”
“哈?”
两个小韩信半睁着眼看着韩信,似乎宣泄着不满。
“你.....你生的?”
“哈?老子千辛万苦给你生下来两个儿子你居然怀疑不是我生的?”
“额.........不是,你不是男人吗?怎么会.......”
“扁鹊说你们龙族身上的基因跟别人不一样,所以就.......那啥的.......”
韩信接过自家媳妇抱给自己的孩子。
“妈.......妈妈!哇————我要妈妈!————”
手里孩子的小手对着李白乱挥,企图挣脱韩信的怀抱。
要妈妈亲亲抱抱要举高高!
韩信瞬间天旋地转,哭声不停的回荡在脑子里。

“唔........”
韩信捂着头睁开眼。
原来是梦吗.......
“喂韩重言......”
“?”
韩信视线转向跪坐在旁边媳妇。
等等。
什么鬼!
“太白你胸!怎么........变大了???”
韩信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
“重言.......我好像......变成女孩子了......”
李白将韩信的手放着自己胸部上。
“你摸摸看。”
隔着薄薄的衣料。
软软的。
胖胖的。
像超大的球球。
“.......啧”
“重.....重言......有点疼.......别揉了.....”
“会疼吗?”
“恩.......有点.......”
韩信猛得想起刚刚做的梦。
婴儿的哭声还在脑子里。
一把拉起李白。
“诶重言你干嘛!别拉我啊!”
“我们快走!去找扁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韩信一脸懵逼。
“傻瓜,这是假的啦!”
李白取出衣服里马可波罗昨天给的面包。
韩信脸黑了。
李白笑哭的眼泪还挂在眼角。
“媳妇啊........我听菠萝说面包和牛奶更配哦。”
“诶?等等!韩重言你别过来!————”
以下省略。
自己脑补吧哈哈哈哈哈哈

#信白#短篇

那啥第一次发
可能文笔不好请见谅_(:з」∠)_
那么接下来
食用愉快?

蛟龙族和青丘的狐族本是世代友好的关系,但蛟龙族追随黄帝后,导致两族战火连绵不断,族人们不得安宁。

————

“看来已经是春天了啊”伸出手接住了一片桃花瓣,细白的指尖轻轻摩擦着,时不时动动狐耳。

白龙向上看了看,一大片大片的桃色细小花瓣从天而降。

这么艳丽的颜色是否是用血染成的呢?

“明天就是决战的日子了,你出来族人不会怪你吗?龙族的少主大人?”

“你不也一样吗狐族的族长大人。”

两人坐在树的两侧
相当凄冷的表情。

“呵呵,你也会说这种话了啊.......”李白冷哼了一声,再次陷入沉默。

“别死了。”白龙起身即将离开。

“我心悦你,李太白。”

明明是表白却带着一股哀伤。

狐狸的头瞬间耷拉下来,冷笑了一声。

隐约感觉得到的银白色的背影化成一条白龙盘旋在空中一会后离开了。

到最后,他也没有正脸看过他。

‘’我也心悦你,韩重言。”

刀刃下断裂的友情,能否像身躯一般修复?